对南四湖生态补水的思考

行业资讯

zixun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对南四湖生态补水的思考

山东茂隆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 2021-02-08 2408


 南四湖,中国北方最大的淡水湖泊。微山湖、南阳湖、独山湖、昭阳湖四湖相连,为与历史上的“北五湖”对应,故名南四湖。

  流域面积3.17万平方公里的南四湖,是我国重要的粮棉生产基地和能源基地之一,也是山东省最大的淡水渔业基地。然而,近几年来,南四湖“太渴了”。流域连续遭遇枯水年份,湖内蓄水一直很少。2002年,南四湖流域降水量严重偏少,总来水量只有2.25亿立方米,仅是多年平均来水量的10%。去年7月15日和8月25日,南四湖上、下级湖分别出现了当年最低水位,其中上级湖为历史最低水位,南四湖基本干涸。南四湖遭遇了百年一遇的特大干旱,其中部分地区的旱情达到了200年一遇。为了拯救南四湖的生态环境,12月8日,一场向南四湖应急补水的特殊战斗打响了,干涸已久的南四湖盼来了长江水。流量每秒达30立方米的长江水通过古老的京杭运河,经9级泵站提升,长途跋涉400多公里,源源不断地补向南四湖。

  实施从长江向南四湖应急生态补水,是贯彻中央水利工作方针,推动传统水利向现代水利、可持续发展水利转变,促进人与水的和谐,实现新世纪治水思路转变的具体体现。是继黄河、黑河、塔里木河成功分水和调水后,以水资源可持续利用,支持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保护生态环境的又一重大举措。

  这次补水是我国东部地区首次远距离生态补水,是淮河流域第一次跨省调水,也是我国东部地区调水历史上路径最长的一次调水。长江水北上到了山东前所未有。在我国南水北调工程即将开工之际,实施应急生态补水,是南水北调工程的预演和初步尝试。

  为了让有限的补水最大限度地发挥生态效益,国家防总提出了明确要求,2003年汛前禁止从南四湖引水。为加强水资源管理,由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员会、苏鲁两省水利厅及沂沭泗水利管理局主要负责人组成了应急补水协调小组,苏鲁两省加强了境内沿湖所有引水口门和泵站的管理,沂沭泗水利管理局选派出一支近70人的队伍,按照各自负责的范围,对所有的引水口门、泵站、闸涵和船闸实行24小时巡查监督。50天后,1.1亿立方米长江水将在南四湖聚齐。到那时,南四湖水面面积将比现在增加120平方公里,可以基本满足南四湖湖区鱼类、水生植物、浮游生物和鸟类等生态链的最低用水需求。

  从长江向南四湖应急生态补水,远水稍解近渴,干渴已久的南四湖盼来了“救命水”。但是,在为南四湖欣喜的同时,人们还有许多忧虑的问题尚未得到解决。其实,南四湖企盼的不仅仅是水,它的乱,它的脏,它的萎缩,同样企盼得到社会的关注……

  南四湖地区不仅是全国严重缺水地区之一,还是全国有名的水事纠纷多发地区。1981年,国务院批转水利部关于对南四湖和沂沭河水利工程实行统一管理的请示,成立了淮委沂沭泗水利管理局,对沂沭泗流域的主要河道、湖泊、枢纽工程及水资源实行统一管理和调度运用。20年过去了,沂沭泗管理局在南四湖水利工程管理、防汛调度、水事纠纷调处等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是水资源的统一管理却不尽如人意。在南四湖周边有大大小小53条入湖河流,由于诸多入湖河道没有控制口门,为了排、引水方便,地方多次疏浚开挖,致使入湖河底高程低于湖底高程,形成自流引水;有的即使建有控制口门,也大多由地方管理。据统计,目前从南四湖湖内和入湖河道取水的取水口共有200余处,取水工程大都由苏鲁两省地方水利部门管理。根据国家有关法律法规,沂沭泗管理局对南四湖全湖及从南四湖取水的河段依法拥有取水许可管理权限。但实际情

复合土工布分为一布一膜和两布一膜,宽幅4-6m,重量为200—1500g/平方米,抗拉、抗撕裂、顶破等物理力学性能指标高,产品具有强度高,延伸性能较好,变形模量大,耐酸碱、抗腐蚀,耐老化,防渗性能好等特点。能满足水利、市政、建筑、交通,地铁、隧道、工程建设中的防渗,隔离,补强,防裂加固等土木工程需要。由于其选用高分子材料且生产工艺中添加了防老化剂,故可在非常规温度环境中使用。常用于堤坝、排水沟渠的防渗处理,以及废料场的防污处理。 功能:防渗、隔离 用途: 土工坝、堆石坝、砌石坝和展压混凝土坝;堤、坝前水平防渗铺盖,地基垂直防渗层;尾矿坝、污水库坝身及库区;施工围堰;渠道、蓄液池复合土工膜的广泛应用对生态环境也起到了保护作用

况是,由于各种因素的干扰,沂沭泗局在南四湖地区的取水许可管理困难重重。200处取水口,发证数和取水量登记分别只有实际数的38.5%和25.0%,而且重复发证现象严重。加之南四湖周边地区所有农业用水都没有安装计量设施,沂沭泗局对两省引水难以控制和准确计量,原国家农委1980年关于南四湖苏鲁两省分水方案得不到落实,水资源的统管只是一句空话,两省群众争喝“大锅水”,湖内死水位以下的水被强行引用,工农业用水严重地超过了水资源的承载力,加剧了该地区水资源的浪费和用水矛盾,恶化了水环境和生态环境。

  近年来,随着工农业的发展,南四湖水污染问题也越来越突出,汛期来水量大时或非汛期蓄水深处,南四湖水质一般为III类,有的达到II类。非汛期的水质一般为III类、IV类,有的甚至达到V类。湖内水质的污染不仅破坏了南四湖的生态系统,对南四湖的渔业生产也构成极大威胁。

  南四湖1280平方公里的湖区内,居住着7.6万的渔民和7.5万半渔半农民,为了生计,他们围湖造田、围湖养鱼,大量的围垦圈圩使南四湖的水面缩减了近五分之一。随着南四湖干涸频率的加快,围垦现象呈现愈演愈烈的局面。不久的将来,南四湖也许真的要步“北五湖”的后尘,离我们而去了。

  令人欣慰的是,随着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实施,南四湖地区水资源紧缺的状况可望得到缓解。为了避免沿湖地区无节制的用水,减少水资源的浪费和水事纠纷,保证历尽千辛万苦北上而来的长江水免遭掠夺性的开发使用,我们建议国家尽快制定“南四湖管理条例”,运用水权、水价和水市场理论,明晰南四湖的水权,核定南四湖和南水北调混合的综合水价,加强水资源的统一管理,提高水资源的利用效率,改善水环境,实现水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在目前情况下,当务之急是要加强工程措施,完善控制手段,逐步实现南四湖水资源由敞开式向封闭式管理的转变,以工程手段促进当地水资源的优化配置。同时要制定政策,采取有效措施,引导湖区内的群众尽快转变生产方式,退田还湖,退渔养湖,争取在不久的将来,再现一个碧波荡漾、鸟鸣鱼跃、荷花绽放、景色秀美的“北方明珠”。


留电免费咨询 [5分钟内回电]